13 個小時的差別,正好白天和黑夜顛倒,達拉斯的白天是台北的黑夜,台北的夜晚卻是牛仔的白晝,這日夜顛覆的時差可真難調整。人家說運動可以讓人比較容易改善因為時差帶來的困擾,這裡找不到籃球場,四周又是被大馬路所包圍,否則去投他各百顆籃球,或是慢跑讓自己流流汗,也許就沒有時差的問題了。
DSC_4834.jpg  

整整三十個小時未曾闔眼,雖然在飛機上有過短暫的睡眠,也只有那麼短短的幾個小時意識模糊,卻無法熟睡,迷糊中飛機轟轟的引擎聲很難讓人真正入眠。抵達達拉斯後,接機的同事還在工作中,必須等他工作完成後才能帶我去 motel,所以一邊等他把工作結束,一邊由他介紹達拉斯辦公室的環境和工作事項,等到 motel 後是當地時間凌晨兩點,已經是飛機落地兩個小時以後的事了。

追日,因為睡不著。
DSC_4847.jpg

從白天到黑夜,太陽追不到,卻又見著了明亮的皎月。(這時候才發覺自己的相機入塵了,回台北後要送保養了。)
DSC_4851.jpg  

終於在欣賞晨曦後,迷迷糊糊中有點像是彌留的狀態睡去,翻來覆去,不是睡的很沉。這 motel 號稱超級 8,相當普通的模鐵兒,那掛在窗台下的冷氣,轟隆隆的軋響,夾雜著隱隱約約沉重的飛機引擎怒吼聲,讓人想熟睡都難。短暫的住宿應該還可以忍受,如果要在這家 motel 待上長時期的一段時間,肯定起嘯!
DSC_4808.jpg  

號稱的戶外游池,因為要閃過四周的欄杆,所以相機舉的高高的,拍出來的泳池就斜斜的,最深六呎、最淺三呎,長度勒...算了,小朋友的泡水遊樂池吧!帶來的泳褲又可以不用拆開,老實說也不是挺喜歡游泳的。
DSC_4817.jpg 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麥斯 的頭像
麥斯

麥斯 の 地盤

麥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